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职业资格认证培训中心 欢迎您
手机端
当前位置:首页 > 政策法规
用哲学智慧指导生态环保工作
0
发布时间:2014-11-13 浏览数:867

      用哲学智慧指导生态环保工作


人们在长期丰富的生态环境保护实践中,归纳总结出许多思想辩证、内涵深刻的环境保护思想理论,这些思想理论又体现了科学辩证的哲学思想。

对立统一是辩证法的核心,环境保护实践中蕴含着深刻的对立统一思想。比如,离开经济发展抓环境保护是“缘木求鱼”,脱离环境保护搞经济发展是“竭泽而渔”。“缘木求鱼”反映的是思想方法和工作方法不端正的问题,而“竭泽而渔”批评的是不能正确处理眼前利益和长远利益之间关系的短期行为。这两句话均强调了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两者不可偏废的重要思想。

中央领导指出,既要金山银山,又要绿水青山。这句话揭示了两者之间对立统一的关系。因为没有绿水青山的金山银山无异于是一场推迟执行的灾难,而且从根本上讲,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又如,第七次全国环保大会上提出的“在发展中保护,在保护中发展”,鲜明地将两者的关系作了辩证的诠释。一方面,发展需要保护,脱离保护的发展是不科学、不健康的发展。保护不是限制发展,而是为了优化发展、促进发展。另一方面,环境保护也离不开发展。从根本上讲,只有通过发展才能不断地解决环境问题。因此,发展本身是为了更好地实现保护。

现象与本质揭示的是事物内在联系和外在现象之间关系的哲学理论。环保工作思路中有一句话,即污染控制既要“扬汤止沸”,更要“釜底抽薪”。毫无疑问,这里的汤之所以沸,是因为有釜底的薪在起作用。沸是现象,而薪才是问题的根本。仅以汤止沸,只是解决现象问题的权宜之计,而去除釜底之薪才是解决全部问题的治本之策。在当前的环保实践中,就事论事、表面化地抓环保工作,只能是事倍功半。而着眼根本、抓住本根才能产生事半功倍的效果。

量变与质变规律是唯物辩证法的基本规律之一。我们常说,环境保护要多还旧账,不欠新账,让不堪重负的生态系统休养生息。这两句话都蕴含了防止和控制事物从量变到质变的哲学思想。旧账、新账的叠加是量的累积,不堪重负说明事物已经接近可能发生质变的临界点。而多还旧账、不欠新账,休养生息,都是控制量变、防止质变的手段和措施。

再如,周生贤部长在第四次全国核与辐射安全监管工作会议上指出,在安全问题上,一定要做到有事没事,要当有事准备;一事多事,要当多事准备;小事大事,要当大事准备,只有这样才能有备无患。这实际上是强调力求把问题解决在萌芽状态、防止事物发生由量到质的变化。在实际中,一些环境事故的发生都与环境隐患控制不力有关,而许多环境风险的化解,又无不得益于小中见大、见微知著的防患于未然。

原因和结果是哲学史上很早就产生的一对范畴,这一哲学范畴揭示的是事物引起与被引起的关系。第七次全国环保大会指出,不保护环境,经济就会陷入“增长的极限”;通过保护环境优化经济增长,经济则会有“无限的增长”。其中,环境保护这个因对于经济增长这个果有着密切的关联。恩格斯在《自然辩证法》中,用犀利的语言指出,“我们不要过分陶醉于我们人类对自然界的胜利。对于每一次这样的胜利,自然界都对我们进行报复。”“美索不达米亚、希腊、小亚细亚以及其他各地的居民,为了得到耕地,毁灭了森林,但是他们做梦也想不到,这些地方今天竟因此而成为不毛之地。”恩格斯将招致自然界报复之果归结为人类破坏自然生态环境之因,可谓切中要害、一语中的。

事物普遍联系原理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一个重要观点。唯物辩证法认为,任何事物的存在都不是绝对孤立的,而是同周围其他事物联系着的。近年来,面对日益严重的雾霾天气,各地提出“同呼吸、共奋斗”的口号,以及大气污染防治行动中“上下联动、区域协同、联防联控”的思路,这些都是事物普遍联系哲学观点的体现和运用。因为雾霾的形成与一个地方的经济发展方式、群众的生产生活方式以及周边的大气环境影响等因素,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因此,大气污染治理离不开相关各方及公众的共同参与。

事物的主要矛盾和非主要矛盾、矛盾的主要方面和非主要方面原理,是唯物辩证法的重要内容。这些年来,各级环保部门在农村环境连片整治工作中,总结提出“抓问题村”、“抓点,带线,促面”,以及“既要锦上添花,更要雪中送炭”等这一系列的工作思路,都体现的是解决主要矛盾或矛盾主要方面的哲学思想。

此外,我国在国际环境合作中主张“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的基本原则,体现了矛盾的普遍性与特殊性原理。这其中的“共同”体现了人类携手呵护地球家园的普遍性。而“有区别”则反映了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之间经济发展水平以及自然禀赋差异所形成的特殊性。普遍性和特殊性辩证统一,强调一个方面而忽视另一个方面的做法都是不可取的。

总结感悟诸多蕴含在生态环境保护理论和实践中的哲学思想,对于我们完成实践到认识、再由认识到实践的二次飞跃,促使各级环保部门更自觉地运用其中的智慧来指导生态环境保护工作实践,从而不断增强工作的科学性、有效性,实现新常态下环境保护的新突破,是大有裨益的。